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作者:wushisanqian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04-05)作者:wushisanqian
字数:51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却说翠菊往灶肚子里添了柴火,便来到屋后水池边沖凉去了。

  大热天里汗流浃背,见到凉水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用木盆子舀了满满一盆水,深吸一口气就把整个脸埋了进去。

  那个舒服劲儿真是没法言说,直到实在憋不住气了才仰起头来,长舒一口气,用双手抹了抹脸,前额几缕被浸湿了的长发贴在她的双颊上,水珠也沿着长发往下滚,一些砸在青石板上,顿时飞溅出一朵朵放射状的花朵来,继而又连成了一片,再也分不清;还有一些顺着发稍流到女人的衬衣上,也马上四下渗开去,刚刚有些风乾的衬衣於是又出现了一片浮水印,再次紧紧地贴在女人的皮肤上。
  翠菊洗了脸,发现衬衣湿了大片,犹豫了片刻后,索性端起盆子从仰起的下巴处,贴着脖子倒了下去,再舀了一盆举过头顶从脖子后面浇了下去,顿时全身湿透,犹如刚从水里钻出来一样。

  因为夏天的衣裤都是轻薄的,浸湿之后便紧紧地吸附在身上,感觉到凉快的同时,又觉得浑身不自在。

  翠菊寻思倒不如脱了衣服洗个尽兴,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念头,虽说这个屋子一年到头也不见几个外人进来,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再说前院的柴门还大开着呢。

  想到这里,翠菊又把扯起的衬衣放了下来,好像又不死心,於是伸进衬衣把胸罩解了下来,任由一对丰满的玉兔欢快地跳跃着。

  话说矮人在堂屋像条狗一样吐着舌头,用草帽扇了半天的风,咳嗽了好几次也没见人影出来,心想该不是不在家吧,转而有寻思院门都敞开着,大抵是在家的,也许手上正忙着什么脱不开手出来打招呼,再说自己进来讨水喝水也还没喝着呀。

  想到这里,矮人便三步一咳嗽五步一问候,向后屋走来,看到锅里冒着热气灶肚子里闪着火光,又从屋后传来嬉水声,终於确定主人是在家的,只是嬉水声淹没了自己的问候声,主人没听到罢了。

  「主人在家吗?」矮人这次提高了声音,一边喊道一边脚下不停地向屋后的小门走去。

  翠菊似乎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凝神一听又没了声音,正疑惑着转头一看,见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人还毫不掩饰地看着自己的胸部,顿时慌了神,左看看右看看不知如何是好,最后竟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女人就是这样,在一些紧急关头就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有趣的测试题,说一个女人在洗澡时发现有人突然闯进来,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A、是拿双手捂住胸部;

  B、是用双手捂住下体;

  C、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

  结果是百分之九十几的女人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

  翠菊显然也在这百分之九十几里面,这不能说女人笨,根据专家分析,这是跟女人的感性思维强於理性思维有关的。

  翠菊捂眼睛心里还是紧张得要死,这男人怎么进来都不声响的?他是谁?他这么看着我干吗?

  看到翠菊如此动作,矮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也尴尬得满脸通红,清了清嗓子这才解释道:「哦,那个主人家,我是路过的卖货郎,天热进来想讨口水喝,不知主人家可不可以?」

  翠菊捂着眼睛没捂住耳朵,听了矮人的话后,心想还好不是什么坏人,可是想到自己近乎半裸的身体,没遮没掩地还在人家眼皮底下,於是撂下一句:「水在那里你尽管喝,不要客气。」便飞也似地跑进屋子去。

  矮人看着女人跑回屋子的背影,心里出现了两个字「美好」,是啊,劳动的女人是健美的女人。

  他悻悻地摇了摇头,走到水池边用老葫芦瓜做的水瓢舀了瓢水,仰起头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还不忘摘下腰间挂的水瓶子装了个满满当当,最后才拿木盆子洗了把脸。

  矮人回到前屋的时候没有发现女人,猜测可能女人去换衣服了。他要等女人出来道声谢谢再走,不然,上人家屋里喝了水一声不响就那么走了总觉得过意不去。

  翠菊从屋后跑进房间关上木门放下插销,却没有马上换乾净衣服,她背靠着房门闭着眼睛,她要好好静一静,理一下思绪,还要想一想这个男人为什么就盯着自己的胸部呢?

  约摸过了五分钟后,翠菊才想起自己回房是要换衣服的,於是急忙翻箱倒柜找出乾净衣服换起来。

  从房间出来看到冒汽的铁锅,才想起锅里还热着稀饭呢,不过还好因为柴火添得不多,炉火已经自己燃尽灭掉了。伸手在碗架子上取来一只蓝花瓷碗装了热稀饭,坐桌子上吃了起来。

  正在前屋整理箩筐的矮人听到声响,连忙起身来到后屋要跟主人家道别。
  翠菊叭啦了口稀饭到嘴里,正伸筷子去夹桌上的醃豇豆呢,看到矮人又不声不响地出现在面前,吓得身子一颤张大了嘴巴,夹到一半的一截醃豇豆掉在了桌子上,稀饭也从张开的嘴巴里滴溜下来,慌忙又伸手接住了。

  翠菊看清又是矮人时,不禁心里来了气,她用力扁了扁嘴巴咽下嘴里的半口稀饭,接着用力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大步来到矮人面前想要斥责一番。

  可是矮人实在是海拔不够,翠菊觉得自己像是居高临下地在一个孩子面前发脾气,有点以大欺小的感觉。看到身旁有张长凳子,於是上前一步去捉矮人的双手,想把矮人拎到凳子上站着再斥责他。

  哪成想,矮人个子不高可也是成年人,体重自然也不轻,开玩笑,一百来斤啊,就凭你用手一拎那是不可能拎得起来的。翠菊一拎却没拎起来,这下更来气了,索性蹲下把矮人抱了起来,走几步往凳子上一放:「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走路怎么不带声音的?出现也不打声招呼,想吧我吓死是不?」

  却说矮人没想到女人会出手抱他,还没想好怎么应付呢,接着又被女人往凳子上一放,双脚没对正窄窄的凳子面,身子晃了晃一下子扑到了翠菊的怀里,双手下意识地勾住了翠菊的脖子。

  翠菊感到自己明明放手让他站在凳子上了,也没想到怎么又倒在自己怀里,也是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他。

  就这样,两人抱在了一起,不,应该是翠菊像抱小孩一样抱着矮人,矮人像是一位乖巧的孩童用手勾住女人的脖子,紧紧地依偎在她的身上。翠菊的一对玉峰被两人挤得变了形状。

  翠菊抱着个人,手上的重量让她首先反应过来,只见她双手一松,矮人的身体就像秤砣马上坠了下去。

  这一天,对一向生活平平静静的翠菊来说,绝对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刚刚说矮人秤砣一样往下坠去,手却来不及反应还勾在翠菊的颈项上,翠菊原本松开了抱矮人的双手,正觉得一下子轻松了呢,猝不及防地脖子被一种突然而至的力量往前下方拉去,继而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往前扑倒在地,确切地说是扑倒在矮人的身上,两个人滚在一起。

  矮人被翠菊压在身下,不幸中的万幸是他的后背先着的地,才不至於摔个狗啃泥。

  更巧的是翠菊的双乳不偏不依,像是一张摊开的大饼正盖在他的脸上。然而矮人此时却无心享受温柔乡,不是不想,从看到翠菊湿漉漉的躯体时,就觉得这是个天生尤物,尤物自己送上门来,是个男人都会想的。

  可是这个温柔乡却压着他,让他喘不过起来,加上还有翠菊整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使得他瞬间便憋红了脸,赶紧伸手使劲推开女人的身体,只见矮人刚从女人的身下钻出半个头来,等不及全部推开,就翻着白眼大口喘起气来。

                (五)

  话说翠菊被矮人带着摔倒,趴在矮人的身上,被这始料不及的事情使她惊魂未定,摔倒了也没立刻反应过来要爬起来,直到双乳被矮人一阵推搡,一阵莫名的快感传来才猛然想起身下还压着个人。

  翠菊的双乳被矮人粗鲁地推搡着,理应觉得不爽才对,因为一直以来她男人都把她当宝似的对待,夫妻那点事从来都是她说了算,翠菊不想要时,她男人再怎么有强烈的需求也只会苦苦熬着,或者自己偷偷去撸。在做那事时,男人也是温柔得不行,轻轻地吻,轻轻地抚摸,轻轻地舔。哪像矮人那样用力地抓,使劲地推搡?

  可人就那么怪,翠菊却从矮人的粗鲁中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悸动,就像她第一次与男人肌肤相亲时一样。翠菊想到了自己有可能在内心深处有一个暗藏的灵魂,这个灵魂与她的外在表现不同,这个灵魂在性爱时有种对被虐的渴望。对了,肯定是这样,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里,与丈夫的性爱中,从来没有像刚才双乳被粗鲁对待时带给她的那么强烈的快感?

  想到这里,翠菊像是想通了一个千年久思不得其解的难题一样,兴奋得笑出声来,已经从矮人身上离开的她,突然又转过身去抱住矮人狠命地亲起来。
  这不是翠菊爱上了矮人,而是她得感谢矮人,让她真正地认识到了自己喜欢的性爱方式。

  可是矮人哪知道女人的心思啊?他还以为女人可能很久没享受男人的滋润,这会儿情欲高涨了呢。

  他原来就是喜欢翠菊这样的尤物的,这会儿不是正合他意?於是被翠菊亲了几下正当翠菊放手抽身的时候,矮人伸手紧紧地抱住了翠菊,又把那丰满的双峰挤压得变了形。

  自从嫁到金家开始,看到男人对她那么宝贝,翠菊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只对自己男人好,从来没想过再去找别的男人。可是被虐的快感很快就俘虏了翠菊的理智,这个时候,她爱的或者是爱她的丈夫在脑海里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希望更加被虐待的强烈欲望。

  与大多数女人在做爱时总是希望被对方爱抚、温柔对待不同,男人就跟他那根直直的肉棒一样,喜欢直来直去直捣黄龙。

  矮人也一样,自己的动作没有被制止,也没有接到什么提醒,他当然是按着男人喜欢的路数来了。他狠狠地在翠菊的嘴上啃了几口,又在她的耳朵上咬了咬,紧接着就把手伸进了翠菊的衬衣,直接在双乳上打起了太极拳。

  一会儿用力抓几下左边峰,觉得右边峰还没抓过,於是又去抓右边,抓了几下忽然又觉得不能冷落了左边峰,不如乾脆抓住两边的乳头一起揉。过一会儿发现根本没法把握两座山峰,於是又搁下一只去抓另一只,然后又换一个山头,然后又两只一起抓,如此反复几遍后,毫无徵兆地放弃了双乳,把手直接伸进了翠菊的裤子。

  矮人把手伸进翠菊的裤子后,先是摊开手掌摸了摸女人的阴毛,感到阴毛特别长特别多,矮人想,这女人的阴毛会不会跟自己婆娘还有青葱的不同呢?想到这里,他便双手把翠菊的裤子扯了下去,一直褪到了膝盖那里自己的双手够不到才停下。

  顿时一丛浓密乌黑的阴毛,便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了矮人的眼前。

  矮人发现面前这女人的阴毛要比自己婆娘的阴毛要浓密,但没有那么长;与青葱相比,也要浓密地多,可是没有那么幅员辽阔,从色泽上看,面前这女人的阴毛最为油亮。

  比较了那么多,其实时间却没过多久,矮人的手也没有停下来,他摸了几下阴毛又抓起一把揪了起来,又让阴毛索索地从指缝间滑溜走。

  抓了几下阴毛后,矮人的手指顺着阴毛的方向伸进了女人的肉穴,那里早已是湿漉漉地,只差涌出来了。

  再说翠菊被矮人从嘴到耳朵,从双乳到阴部,再到肉穴,恣意地蹂躏着,阵阵快感传遍全身,仿佛矮人的每一个粗鲁的动作,都能带给她无比的享受一样。
  她早已忍不住呻吟起来了。等到矮人手指伸进肉穴,她便忍不住马上用力把他夹住,自己扭动了起来。

  矮人当然不会听之任之,他的手指也用力地抽动起来。翠菊感到说不出的舒服,突然她发现这只是矮人的一根手指,便有些恼怒,便也粗鲁地直接伸手去掏矮人的肉棒,可是当他摸到肉棒时先是有些惊讶,再是满脸的疑惑。

  等到掏出肉棒时,她愣住了,这小男人的肉棒也太粗太长了吧?

  翠菊的反应矮人当然是知道的,他身材矮小但就是凭着这不同凡响的尺寸,才得以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於是矮人也不再多花时间了,持枪在门口蘸了点淫水,直接就挺了进去。

  矮人在插进去之后,感到里面非常地紧。可是也没多想,直接就冲锋陷阵,一直到自己缴械投降才软趴下来。

  翠菊也差不多,淫水在矮人摸她乳房时就直流了,矮人的每一次用力的抽插,都让她体会到一次高潮,矮人缴械时,她早已泻了好几次了。

  过了许久,矮人趴在女人身上终於缓过劲儿来,问道:「你丈夫呢?很久不在家了吗?你孩子呢?怎么也没看见?」

  身体都赤裸相见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於是翠菊便把自己没有孩子,丈夫不在家等等都告诉了矮人。

  矮人这才知道为什么翠菊的里面那么紧?因为有没有生过孩子是有很大区别的。生了孩子的女人,经过锻炼身材也许能够恢复到生育以前那样,但是那里面却是怎么都要松弛宽松一些了的。

  矮人是走南闯北的人,听说过见到过的人和事,当然比世代呆在一个山沟里的人强。他最后告诉翠菊,生不了孩子也有可能是她丈夫的原因。虽然男人做那事很厉害,可是不一定就有能力生孩子的,不妨以后去抓一些草药给他丈夫吃吃看。

  翠菊一听,心里琢磨道:以前只听说只有硬不起来没法插进去不行,或者肉棒太短小射不到最里面不行,只有听说过「不下蛋的母鸡」的,哪里听说过男人的种子不发芽的?像她男人这么年青床上功夫又凶猛,每次射出来的子弹,不但有力而且量又多,感觉自己快被填满了一样,怎么就……

  不过转而一想,矮人说的也有可能,因为就算问题在她自己身上,喝了快两年的草药怎么还没用呢?要知道城里那个老中医可真的治好了很多人的。

  想到这里,翠菊决定下次把这个事跟自己男人说一说,让他去看看也抓些草头药治治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