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低俗幽默】(04)【作者:夜惊单于】
【低俗幽默】(04)【作者:夜惊单于】
字数:3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徐无鬼

  莲娜拉着李榆杨钻进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SUV,封闭的车厢里处处透着后现代的温暖色泽。橘色的布艺软沙发取代了常见的真皮座椅,旁边是简单却充满设计感的木制酒柜,里面斜插着几只红酒和几瓶软饮,底端落在不锈钢的冰盒中。除此之外几乎所有的空间都留给了空白,居然在如此有限的条件下营造出了空旷的感觉,透露出车主卓然前卫的品味。

  莲娜敲了一下车厢的前面板,巨大的前面板迅速褪去木色,转换成了一块巨大的屏幕。车厢里传来了温柔的电子声:「莲娜小姐,欢迎回来。请问您想去哪?」
  「去主……去A4号。」

  「导航目标已确定,自动驾驶模式启动,预计抵达时间1小时36分钟后。」
  充满科幻感的一幕令李榆杨目瞪口呆,虽然读书的时候听过老板说过类似的技术,不过当时以为这个老头又在吹牛,没想到今天见到了实物。莲娜看了眼发呆的李榆杨,不由地娇笑了一声:「很惊讶吧,我第一次看见她们掩饰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科技发展的速度常常超越我们的想象力。」

  说着话,莲娜摘下了帽子和墨镜,露出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目。莲娜的眼睛按照传统的划分应该是丹凤眼,有着微微上翘的眼角,深陷在一张温良的鸭蛋脸上。长长的睫毛被整齐地向上梳起,几乎不似真人。她的瞳仁和瞳孔也不正常地大而闪亮,就像是日本漫画中走出的人物。搭配着小巧却高耸的鼻梁,高耸的颧骨和浅笑嫣然的酒窝,活脱脱是一位结合东西之美的混血尤物。

  更让人热血沸腾的却是她不科学的身材。莲娜潇洒地脱下了风衣,转身拨出隐藏衣帽钩,挂了上去。随着她的转身,一道完美的弧线出现在李榆杨的眼前。宽阔的胯骨、丰满的胸部和盈盈一握的纤腰把一件普通的毛线连衣裙穿出了紧身衣的效果。连衣裙下是一双覆盖着半透明黑丝的美腿,几乎占据了身体的一半。
  丰满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构成了强烈的反差,肉感十足却又让人觉得纤瘦如两根玉柱。这夸张的身材与精致的脸庞在莲娜身上完美统一,形成了一种混杂着妖媚与温婉的复杂气质。饶是今日已受到多名美女洗礼的李榆杨也难以招架着,又一次低下头露出羞涩的笑容。

  莲娜看到李榆杨羞赧的模样不禁轻笑,不仅不加收敛,反而更加肆意地伸展身躯,摆出诱惑的姿势。甚至轻轻地摩擦双腿,让黑色的丝袜摩擦出沙沙的声音。这让李榆杨更加不敢抬起头来,像只鸵鸟一样。只是微微隆起的下半身还是显示出他在偷瞄对方的美腿。

  莲娜白了一眼李榆杨裤子上的凸起,却是收起妖气,正襟危坐。身为主人坐下第一仕女的她知道,诱惑归诱惑,她要是敢偷走眼前这位小哥哥的第一次,等待她的就只有暗无天日的黑牢和无穷无尽的折磨,连死亡都是一种奢望。朱唇轻启,语气里已不带一丝调戏:「李先生,您一直住在岳阳市?」

  「不不,我在上京市工作。只是因为我父亲前几天去世了,我才赶回去处理一下后事。」李榆杨抬起头,带着一丝礼貌的微笑回答道。然而说到去世几个字的时候,他心中的苦涩与悲伤还是通过嘴角的抖动体现出来。

  对面的莲娜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只感觉一股热流随着李榆杨的微笑直冲头顶,又随着他嘴角的抖动四处乱窜,下身传来温热的潮湿感。「嘶,他怎么这么强?不是说主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他了么,那时……看来主人对他的看重另有隐情呀。」心中转了几道,脸上不露一点声色的莲娜马上摆出一副于有同悲的表情:「对不起,李先生,我多嘴了。还请您节哀顺变。」

  「没什么没什么,爸爸走的挺安详的,并没有太多遗憾。只是希望我能来找妈妈看她一下。还有,莲娜小姐,您老称呼我李先生也怪麻烦的,您叫我榆杨就好了。」

  「那榆杨,你也别叫我莲娜小姐了,叫我莲娜就好了。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娜娜。」说出后一句话的时候,莲娜的声音里又不自觉地掺杂了一丝魅惑的意味。

  「还是叫莲娜吧。」李榆杨完全不知道为何对面这样的美女老是调戏自己,难道只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她的上司?不知所措的李榆杨只能岔开话题随口聊聊其他的问题。莲娜也配合地不时插话,两个人居然渐渐变得熟络起来。

  和美女聊天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SUV最终抵达了一座小型别墅前。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莲娜打开车门,拉着李榆杨跳了出去。熟练地开门入户,向李榆杨介绍起这间房子。

  「这里是浴室,上面还有一间,这些用品是给你准备的。我不知道你平时有什么习惯,所以什么都准备了一些。刚才我们路过的厨房里有各种食材,你也可以打电话叫厨师做,想吃什么直接跟他们说就好了,他们是24小时值班的。卧室你随便选,每间都有新的寝具。衣帽间里准备了一些你的衣服,是思女士亲自挑的。其他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里是思总的家也是你的家,你不用太拘束。今晚我就睡在楼上,你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来叫我。那么,晚安喽,帅哥。」
  莲娜带着李榆杨逛了一圈,就把他丢在楼下自己,扭着性感的小腰等等等地上楼去了。李榆杨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有些失望的感觉,又马上反应过来,给了自己一个轻轻的耳光。「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默背了一品金刚经,转身洗漱去了。

  躺在床上的李榆杨幻想了一下和妈妈见面的场景,就很快不敌旅途的疲惫陷入了梦想,临睡前还闻到了一丝丝香甜的气味。

  就在李榆杨陷入梦乡后不久,房子的门就被轻轻打开,一道黑影走进了屋内。而早就跑上去睡觉的莲娜此时也端正地跪在客厅里,让月光勾勒出一道迷人的背影。

  「主人。」

  「嗯,榆宝睡了?」

  「是的,属下按照主人的吩咐点了天涎香,他已经昏睡不醒了。」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客厅里。「什么『他』呀『他』的,连这点规矩都没有么?以后要叫少主人,知道么?」

  「少主人,那米迦勒?」

  「什么米迦勒?那不过是个残次品,哪有资格当你们的主人,已经被我送去当犬舍的玩具了。今日我已经和你的姐妹们说过了,我便也跟你说一次:你们当中谁能生下榆宝的孩子,谁就是下一任圣女。我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跪在地上的莲娜把头压的更低了:「多谢主人垂青。」

  那道黑影嗯了一声,算是满意她的回答,进一步走进了李榆杨的卧室。
  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户洒在李榆杨的侧脸上,推开房门的黑影竟在门口看的呆了,好一会才走进来侧身坐在床边。黑影伸出玉手轻抚在李榆杨的脸上,感受着细小绒毛的触感,簌簌地落了几滴眼泪。「榆宝呀,你终于到妈妈身边了。以后妈妈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黑影腔调里已然带了哭音,只是硬生生地忍住,又絮絮地开始念着李榆杨小时候的事。

  说了一会终于平静下来,掀起被子,轻轻地抚摸着李榆杨的全身。摸着摸着竟是到了内裤的边缘,那黑影毫不避讳地掀开李榆杨的内裤,扶起小弟弟,环起手指轻轻套弄。

  「榆宝长得真快呀,这里当年只有那么一丁点。现在真的是,好大,好热……」黑影说着说着也激起了媚态,细细听居然很像当时接李榆杨电话的女人。肉棒随着手指的套弄渐渐挺立起来,黑影看着肉棒竟然看的痴了,低下头轻轻吻在龟头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唇膏印。

  「榆宝的大鸡鸡,好想要,好想舔,唔……忍不住了。真是个坏宝宝。」说罢黑影又低下头去,张开嘴细细地将肉棒舔弄了一圈,只刺激得红色肉棒上竖起道道青筋。看的这里,黑影更加兴奋,竟将整根肉棒都含了进去,激烈地上下抖动头部,青丝如潮水般上下起伏。梦中的李榆杨只觉得舒服异常,眼看精关就要松开,那黑影却是吐出肉棒,在朱唇与肉棒间拉出一道淫靡的丝线。

  「好宝宝,你的精液可不能浪费在妈妈和妹妹们的子宫以外的地方。妈妈也很想要,但是现在只能委屈宝宝喽。」那黑影竟开心地轻笑起来,拉起被子盖住李榆杨的身体,转身出了门。一边往外走,一边随口吩咐道:「把天涎香息了吧,我怕榆宝明早闻出不对的味道。你也早点睡吧,明早还有服侍榆宝。」

  「是,主人。」

  「还有,以后的戏,不要露出马脚。」

  「遵命,恭送主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