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3)【作者:无常书生】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3)【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7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亡命疑云

  「喂——!美女,你没事吧?喂!醒醒啊——!」

  随着阵阵的叫喊声在棠妙雪耳边响起,棠妙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渐渐清醒过来——

  棠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豪华的浴室之中,碧蓝的营养液划过棠妙雪赤裸雪白的娇躯,泛起微微粼光。

  棠妙雪低头一看,只见一股股花白粘稠的精液正顺着下体在水中飘散开去。
  「美人,这是最先进的体模理疗仪,你把大腿分的大点,让营养液流进你的下体,那样一来你就会感觉舒服一点。」

  随着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一双粗糙的大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捧住了棠妙雪的乳房轻轻地按摩着。

  棠妙雪回头一看,发现是璋俊,只不过他没有了刚才凌辱自己时那般凶神恶煞的表情,反而一脸抱歉地望着棠妙雪。

  「呼……怎么样?璋教练,任务结束了吗?」

  棠妙雪将娇躯偎依进璋俊宽阔的胸膛,按照他的命令缓缓的分开了自己的大腿,果然,随着营养液的进入,棠妙雪感觉自己那惨遭蹂躏的下体不那么撕心裂肺的疼了。

  「任务已经结束了,美人,你的表现很好,我知道我今天对你确实太粗暴了些,不过没办法,现在的观众很挑,如果不来点重口味的很难满足他们……不过好在有体模理疗仪,你的身体不一会就能恢复了。」

  璋俊抱着怀中的赤裸的棠妙雪,一边撩起浴盆中的蓝色营养液,将它们均匀的涂抹到她胸部和下体上,一边不无愧疚地说道。

  「没关系,璋教练,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受到男人如此粗暴的侵犯,但还挺的住……」

  「呵呵,就是嘛,如果这点小伤便受不了,那还当什么玩偶女郎?」

  就在这时,从浴室门口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棠妙雪闻声回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同样完成第一次任务的童蕾出现在了浴室门口,只不过与刚开始那英姿飒爽的健美模样不同,此刻的童蕾从头到脚都是一副被男人肆意蹂躏过的肮脏模样。

  原本包裹着她小麦色椒乳的双肩T恤已经被扯烂,一只满是牙印和精液的乳房耷拉在T恤外面,而她胯间的短裤被减了一个破洞,原本娇嫩紧致的阴唇现在也像棠妙雪一样被男人操的阴肉外翻,一股股粘稠的精液正顺着她充血的阴道一股股的流出体外。

  「哼……真是臭死了——!」

  童蕾皱着眉抱怨了一句,便一把扯下耷拉在胸前的那条破烂的T恤,将男人喷在她乳房和下体的那些花白的精液擦了一下,接着便将它往旁边一扔,半裸着惨遭蹂躏的胴体,缓步走进了浴池,坐到了棠妙雪和璋俊的对面。

  「呼……终于活过来了,我还以为本姑娘今天死定了……。」

  将惨遭蹂躏的娇躯都泡在营养液中,童蕾原本紧皱的秀眉终于舒展开来。
  「呵呵,小辣妹,看来你今天刚才被男人玩的挺惨啊,阴肉都被他们捅出来了。」

  璋俊一边抚摸着怀中棠妙雪那娇软无力的胴体,一边望着童蕾那被粘稠精液糊住的外翻下体嬉笑道。

  「唉……本姑娘肛门被操了四次,阴道被操了五次,还有无法计数的乳交和口交……」

  说到这,童蕾看了看眼前依偎在璋俊怀里,正享受着温存的棠妙雪,顿时秀眉一皱,嗔怒道:

  「喂,璋教练,为什么我被一群男人像性玩偶一样操的死去活来的时时候,你们俩竟然躲在这里卿卿我我,为什么我得应付一群男人,而她只需要应付你一个,这不公平!」

  「嘿嘿,别这么说嘛,纪柔小姐还是个新人嘛,再说了,她今天过得也不容易……」

  说到这,只见璋俊抱着棠妙雪哗啦一下从水池中站了起来,然后掰着棠妙雪的大腿向童蕾打开,将她整个裸体都展露到了童蕾的面前。

  而棠妙雪随着童蕾的视线向着自己的身躯一看,登时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从身体的痛感上棠妙雪知道自己被蹂躏的很严重,但如今仔细一看,还是吓了一跳。

  棠妙雪发现自己原本那白皙修长的大腿上,此刻却横七竖八的纵横着很多鲜红的鞭痕,显然刚才捆绑所致,而自己原本粉色的乳头则因为被系上了铃铛而被勒的有些发紫。

  更可怕的是自己的阴唇,红色的阴肉外翻着,似乎还流淌着丝丝血水,这是刚才璋俊将她的阴道像用勺子挖西瓜那样肆意抠弄造成的。

  「看到没有,纪柔小姐今天这《淫靡审判官》任务完成的可不容易,我并没有因为她是新人就太过手下留情,所以你也就别抱怨了。」

  璋俊边说边抱着棠妙雪从新坐回了浴盆里。

  「我今天的任务是『劳拉的淫魔部落探险』,居然被十个穿皮裙,打扮成原始男人压在身下肆意的……

  我都奇了怪了,这玩偶任务书都是谁写的?这是得多变态的男人才能写出这种重口味的任务?真把我们玩偶女郎不当人啊!」

  望着跟自己同样遭遇的棠妙雪,童蕾的心态终于平衡了一些,但是嘴里依然不由地抱怨着。

  「不,不是男人写的……」

  璋俊凑到棠妙雪的粉颈边,一边伸舌头舔弄着着她雪白的肩膀,一边说道:
  「……咱们俱乐部的玩偶任务书都是一个叫蔡小昭的玩偶女郎写的。」
  「什么?!蔡小昭?!」

  一听璋俊这么说,棠妙雪顿时绣眉一跳,连忙从璋俊的怀中坐起身来,望着他惊讶道:

  「就是电视里那个被恐怖分子当众炸死的那个蔡小昭吗?」

  「嘿嘿,美人,别害怕,我会保护你……」

  璋俊以为棠妙雪如此激动是因为害怕,于是咧嘴一笑,伸手将棠妙雪重新抱紧怀里,然后握着她的乳房轻轻地把玩着,同时解释道:

  「……那蔡小昭是个天生的受虐狂,据说她从青春期开始,就经常做各种被男人按在身下,用各种残暴的方式肆意蹂躏的春梦。

  而她长大后更是痴女心爆发,满世界收集各式各样真实发生过的SM玩法并进行亲身试验。

  而且这个蔡小昭还挺有文采,能够通过文字的方式将她想到的,或者收集到的各种重口味性游戏写成文稿,咱们俱乐部的高层看到后,觉得挺有创意,便改编一下当成比赛用的玩偶任务书了。」

  「哦,原来如此,那还有没有她写的任务书,给我看看行吗?」

  棠妙雪一听到有关蔡小昭的线索,立刻从璋俊的怀中坐起身来望着他着急道。
  「啊?有啊,刚才你进行的这个任务书也是她写的啊?你注意到吗?」
  说到这,璋俊反手将放在浴盆边的任务书拿起来递给了棠妙雪。

  棠妙雪打开任务书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两张被凌辱的女郎照片,而在这个任务书的右下角,则签着一「蔡」字。

  刚才读任务书的时候,棠妙雪注意到了这个蔡字,只是没想到这竟然是蔡小昭的签名,棠妙雪觉得自己真是大意了……

  「你说蔡小昭喜欢到处搜集各样现实中发生过的性游戏,这么说这两张照片中的女孩真的是某变态强奸案的受害人吗?」

  棠妙雪指着照片中的女孩若无其事地问道。

  「呵呵,这怎么可能,强奸是重罪,我们怎么可能用犯罪照片……这两张照片是根据蔡小昭的文字记录,由我们俱乐部的玩偶女郎扮演拍摄的。」

  璋俊闻言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

  虽然璋俊这么说,但不知为什么,棠妙雪忽然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两张照片。
  「哎呀……好了,好了,不要再提那个死人了,多晦气。」

  正当棠妙雪盯着这两张照片琢磨的时候,只听对面的童蕾不耐烦的骄哼了一声,忽然划开水游到了棠妙雪的身边。

  接着只见童蕾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璋俊的脖子,然互一边用她那小麦色的乳房摩擦璋俊的胳膊,一边撒娇道:

  「不行,璋教练,你不能厚此薄彼只爱抚纪柔姐姐,你也得抚慰抚慰我……」
  「呵呵,好啊,美女的要求我璋某从不拒绝……」

  璋俊闻言哈哈一笑,抬手也将童蕾抱进了怀里,然后一边摸着她满是伤痕的乳房,一边淫笑道:

  「……小蕾,你知道吗?要想将男人射在体内的脏东西清理干净,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的阳具沾满这些修复液体,然后将它插进你的阴道之内来回抽插,只有这样才能深度治疗你阴道深处的伤口。

  不过这样可能会有点痛,你的小穴都伤成这样了,还能禁得住我铁棒的插拔吗?」

  「嘻嘻,反正我的小穴都已经被男人操成这样了,也不差多你一个,只要你『治疗』的时候温柔点就行了……来,柔姐姐,你让一下。」

  说到这,只听童蕾痴痴一笑,迈开健美的大腿跨坐在了璋俊的膝盖上,并用她那殷虹外翻的阴唇开始磨蹭璋俊的阳具。

  「呼……小蕾,璋教练,你们俩在这玩吧,这浴室太热了,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棠妙雪从浴盆里站起身想要离去,没想到璋俊却抬起手臂一把拉了回来——

  「别呀……美人,我的铁枪可不是一个女人就能满足的,你也要跟她一起陪我。」

  棠妙雪闻言顿时苦笑道:

  「哎呦,璋教练,刚才我不是在审讯室被你肆意蹂躏过了吗?我的小穴都被你弄坏了,怎么?你还肯不放过我吗?」

  「嘻嘻,你的小穴现在不是都修好了吗?来吧,我今天飞跟你们两位大美人玩次双飞不可!」

  说完,璋俊便伸手揽住棠妙雪赤裸的胴体,想把她重新拉回自己的怀里。
  「行,行,我陪你!我陪你还不行吗?!」

  棠妙雪用手撑住璋俊的胸膛,皱着秀眉道:

  「……不过我想出去喝口水,刚才跟你盘肠大战了老半天,全身都是汗,嗓子都快冒烟了。」

  「嘻嘻,这就对了……美女,你要快去快回哦,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俩也带两瓶水。」

  说完,璋俊淫笑着在棠妙雪湿漉漉的雪白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然后便松开了她

  「嘻嘻,知道了,我一会就回来……」

  棠妙雪望着璋俊嫣然的一笑,便顺手从浴盆边拿起那份任务书,赤裸着娇躯迈开玉步推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来到走廊,棠妙雪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便忽然一转身进了更衣室,并顺手关上了门。

  接着,只见棠妙雪将任务书摊开放在椅子上,顾不上湿漉漉的赤裸胴体,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手机,对着任务书便是一阵猛拍,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媛馨的电话……

  「喂?小馨吗?时间紧迫,你听我说,是这样的,我刚才给你的邮箱发了两张照片,你将它们跟警方数据库做一下对比,看看进一年有没有发生过跟这两个女孩身体痕迹类似的强奸案或者奸杀案,等我回去后向我汇报。」

  说完,棠妙雪便连忙挂上了手机。

  接着,棠妙雪左右看了看,目光便落在了摆在墙角的那个蔡小昭生前使用过的梳妆台上。

  棠妙雪秀眉一翘,从桌上抽起一张纸巾便轻轻地打开蔡小昭的梳妆台,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

  可是找了半天,除了一些化妆品和娱乐杂志之外,棠妙雪没找到任何跟恐袭案有关的线索。

  「哼……下手倒是挺快的……」

  面对着连一个有价值的指纹都没留下的梳妆台,棠妙雪立刻意识到是有人先下手为强,将有价值的罪证都挪走了,大失所望之下棠妙雪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就在棠妙雪一无所获,准备收手离去的时候,忽然在桌子底下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棠妙雪抽出手指一看,竟然是一块咀嚼过的口香糖。

  「啊——!恶心!」

  棠妙雪见状绣眉一皱,甩了甩手,将口香糖甩到了地上,然后从旁边的梳妆台上抽出张纸巾啃屏幕擦拭手指。

  「真没素质,竟然将口香糖黏在桌底,太不卫生……嗯?」

  可就在口香糖落地的一瞬间,棠妙雪发现一个黑色的小方块忽然从口香糖中冒了出来。

  「嗯?这是什么东西?」

  棠妙雪蹲下娇躯,用纸巾小心的拨开口香糖,将那个小黑块放在掌中一看,发现它竟然是一张手机SD内存卡。

  「啧,竟然藏在这里了,真是太有才了……」

  面对意外发现,棠妙雪满心欢喜,忍不住连忙打开手机后盖,然后将这枚手机卡换了上去。

  「美女,你在磨蹭什么呢?!」

  正当棠妙雪惊喜自己终于有了发现的时候,忽然璋俊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吓了她一跳。

  棠妙雪回头一看,只见赤裸着健壮身体的璋俊正站在她身后,望着她疑惑道。
  「没什么,我刚才取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的手机碰到地上了……」

  棠妙雪一边说,一边自然的盖上了手机盖。

  「呵呵,你可真是不小心,看来还得惩罚你……来吧,童蕾还在浴室等着你陪我一起双飞呢!完事之后今晚还有晚宴要参加,别浪费时间了。」

  说到这,璋俊便弯腰一把将棠妙雪赤裸雪白的胴体扛抱在怀里,转身大踏步的向浴室走去……。

  ***    ***    ***    ***

  明月高悬,伴随着优雅轻柔的音乐,只见铂金俱乐部别墅前人头攒动,聚满了身着霓裳华服的贵宾,只见他们有的举着红酒,聚在一起低声说笑,有的则成双成对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而这群人中最引人注意的,则是玉立于舞会中间的一位身穿真丝晚礼服,秀发高盘的绝色美人。

  只见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仿佛众星捧月般围在这位绝色美人的周围,不停地献着殷勤。

  而那位绝色美人则端着一杯红酒,面带微笑,高雅而不失活泼的与周围的男人斡旋着,显然她已经对于这种高端社交场合非常的熟悉了。

  「喂,小蕾,她就是玩偶女王瑶青岚吗?」

  同样换了一身低胸晚礼服的棠妙雪站在舞会的角落中,一边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红酒,一边向身边的童蕾问道。

  「没错,就是她,连续五次夺得玩偶大赛冠军,被圈内人称为『奇迹玩偶女郎』的瑶青岚,除了她,还谁有这种能把男人都吸附在身边的名媛气场……」
  望着远处众星捧月的瑶青岚,童蕾不无嫉妒地说道。

  「奇迹玩偶女郎?这称呼什么意思?」

  棠妙雪闻言奇怪地问道。

  「这是个圈内的传说……」

  听到棠妙雪这么问,童蕾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注意到他们,然后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在棠妙雪耳边嘀咕道:

  「……据说这个瑶青岚的母亲是个萨满巫师,在瑶青岚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在她的身上下了一个咒,保佑她一辈子顺风顺水,但凡威胁或者阻碍瑶青岚幸福的人,都会遭到不幸。」

  棠妙雪闻言顿时哑然失笑,道:

  「哈哈,你这是封建迷信,世上哪有诅咒这种事?」

  「你别不信!是真的……」

  童蕾伸手拍了一下棠妙雪的玉臂,紧张兮兮地说道:

  「……你知道吗?据说过去几届玩偶大赛,但凡能跟瑶青岚一较高下的玩偶女郎,每到决赛的时候,要不就是生病,要不就是出车祸,要不就是退出,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参加比赛,所以最后得冠军的总是瑶青岚。」

  「什么?还有这种事?」

  棠妙雪闻言难以置信你惊讶道。

  「当然有,否则就凭男人那种喜新厌旧的性格,怎么可能连续五届都把最高分投给同一个玩偶女郎?

  远的不说,就拿这界玩偶大赛为例,原本最有可能力压瑶青岚夺冠的玩偶女郎是蔡小昭,可结果她却因为遇到恐怖袭击而死了……

  恐怖袭击哎!世上的死法千万种,遇到恐怖袭击而死亡概率却比百万彩票中奖还低,这么低概率的死法都发生了,不是诅咒是什么?」

  「嗯,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挺邪门的……」

  听到童蕾这么说,棠妙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只见她抬头望着远处的瑶青岚,嘴角翘起一丝神秘的微笑:

  「呵呵,看来这位玩偶女王还真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纪柔!童蕾!」

  正说着,只见璋俊忽然走了过来,对棠妙雪和童蕾说道:

  「珀总在桑拿室招待记者,你们两个谁过去陪一下?」

  「啊?怎么又是这种事?本姑娘今天被一群男人干的死去活来,实在是太累了,我可不去……给钱也不去。」

  童蕾闻言,斩钉截铁的拒绝道。

  「哎呦,你看看你,一点工作劲头都没有,怎么可能有进步呢……」

  璋俊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转头望了望身边的棠妙雪,微笑道:

  「……纪柔小姐,你身体修复的怎么样?能不能再辛苦加个班?」

  「呵呵,没问题,我这就去……」

  说完,棠妙雪嫣然一笑,将手中红酒交给璋俊,便转身提起长裙,婀娜多姿的离开了舞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